通过碳达峰行动构建新发展格局

2021-02-09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我国2030年碳达峰行动和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这是党中央在新形势下,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应对气候变化、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

构建新发展格局有利于实现碳达峰行动目标。

一是新发展格局以拉动内需为主的经济模式更清洁。国际经验表明,一国如果实施扩大内需的战略,刺激消费增长从而带动产业转型升级将成为政府的主要政策目标。从全产业链角度来看,以消费为导向的经济模式,比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模式的碳排放强度降低约35%。测算显示,2025年,国内消费占比如果继续增加8个百分点,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3亿吨。

二是新发展格局通过创新驱动经济绿色高质量发展。实践表明,在以国内循环为主的发展模式下,为了实现技术追赶到跨越,一国必然会加快培育自主技术创新能力,主要表现在通过新技术的应用,如新能源技术、绿色生产技术、智能交通等促进产业结构、交通结构升级优化,这样将有利于减少碳排放的影响,有利于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

三是新发展格局倒逼中国能源结构加快向清洁化转型。新发展格局的构建,决定了我国产业结构、能源结构调整步伐必将加快。未来生物质能、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将在双循环格局背景下成为我国能源供给的有效补充,由于能源结构的调整,从根本上有利于解决碳排放问题。

但与此同时,我们要注意新发展格局下短期内可能增加碳排放压力的风险。未来中国内需发展的空间还相当充足,尤其是中西部地区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新发展格局下,出口明显减少,为了拉动经济,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模式必然会转为以国内投资和消费需求为导向的经济模式。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加快,重化工业投资加快。这就意味着有可能需要增加更多电力,增加更多钢筋、水泥、玻璃、化工等产品消耗,也就意味着碳排放压力增大。另外,产业在国内转移将带来碳排放转移。本来要转移出去的高碳产业,有可能逐渐转移到中西部。

碳达峰行动将加快促进新发展格局的构建。通过分析发现,发达国家高度重视低碳行动对经济的增长作用。针对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的经济复苏,美国2020年发布了《美国零碳行动计划》,提出2020年-2050年总投入成本为3.2万亿美元,每年将新增就业机会54.6万-152.1万个。欧盟2019年出台了《欧洲绿色协议》,制定了实现《巴黎协定》碳减排目标的战略方案,每年额外投入约2600亿欧元,2020年-2030年共投入约2.6万亿欧元用于碳减排,估算每年至少带来10.4万个新增就业岗位,每年减少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损失3.5万亿-18.5万亿欧元。日本2020年出台的《绿色增长战略》,确定了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构建“零碳社会”,并设立1个两万亿日元的绿色投资基金,从风电、燃料电池、氢能等14个方面提出了重点任务,到2030年,预计实现每年90万亿日元的额外经济增长,到2050年达到约190万亿日元。

同时,实施碳达峰行动有利于推动绿色低碳转型和高质量发展。经初步测算表明,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各类措施,预计2021年-2030年全社会累计投入约12万亿元-16万亿元,约占年均GDP的0.8%-1.1%。基于综合评估模型(IAMs)模拟在低碳路径下我国未来10年累计减碳约346亿吨,避免全球气候变化损害带来的经济收益17.4万亿元。

碳达峰行动通过促进新能源产业发展、重点工业行业节能、交通运输行业绿色升级以及绿色建筑、绿色基础设施建设等,将刺激经济高质量增长。模拟研究显示,2021年-2030年期间,全社会投资到新能源汽车产业、节能设备制造、新能源发电、绿色建筑、智能电网等绿色低碳产业总投资约8.5万亿元,累计拉动绿色低碳产业产值增加14万亿元,累计创造GDP增长约10.9万亿元,每年新增就业岗位约120万个。达峰行动带动的绿色低碳产业投入产出比为1.28(即达峰行动投资1元将带来GDP增加1.28元),高于传统基建产业(约1.20),略低于新基建产业(约1.30),有利于战略新兴产业发展和经济绿色低碳转型。

碳达峰行动既是构建新发展格局主要目标之一,也是重要手段和重要内容。构建新发展格局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手段,低碳本身也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内容,可以促进经济结构的升级优化,更好促进新发展。

加大绿色低碳技术创新,增强新发展格局中“绿色创新”的作用。把绿色低碳化作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基石,加快建成现代化的绿色低碳科技创新体系。加强绿色低碳问题前瞻性研究,强化低碳零碳、新能源利用、储能等一批前沿性、颠覆性技术的预测。着力研发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海洋能、地热等绿色能源开发利用关键技术。实施碳达峰和碳中和重大科技专项,开展大气污染物与温室气体排放协同控制技术和路径研究。开展气候变暖与生态系统作用的机理研究。编制绿色低碳领域前沿性、颠覆性技术清单。

大力发展绿色低碳产业,增强新发展格局中“绿色增长”的作用。大力推进低碳环保产业发展,引导低碳环保的技术创新,解决低碳零碳关键技术、卡脖子技术,增强绿色低碳技术创新资源。实施绿色低碳产业链创新工程,培育壮大绿色低碳产业,打造新发展格局的新动能。推进绿色低碳化与工业、农业、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运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推动传统产业高端化、智能化、低碳化,推行绿色产业链、绿色供应链、绿色产品、重大工程项目的全生命周期绿色管理,把低碳环保产业打造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新兴战略产业。

创新完善绿色低碳政策,增强新发展格局中“绿色倒逼”的作用。加快制定绿色低碳复苏计划,通过碳达峰行动和碳中和目标推动重点行业绿色低碳相关政策制定,倒逼产业链绿色化、低碳化。不断完善市场化政策、激励型政策和科学绩效评估机制引导公众实现绿色生产消费,从消费端实现低碳环保,积极发挥生态环境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倒逼作用。

严格绿色低碳准入要求,增强新发展格局中“绿色刚性”的作用。要坚持底线约束,以生态保护红线、“三线一单”和规划环评等为抓手,明确产业项目低碳准入要求,为区域规划资源开发、产业布局、结构调整、城镇建设、重大项目选址提供要求。加快低碳行业、园区、低碳企业、低碳建筑、低碳交通等各领域标准规范出台。优化企业环保监管和服务。创造好的营商环境,加大执法力度,营造公平竞争环境。

 


来源: 中国环境网  作者: 本站 浏览次数: 291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