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碳交易市场“未唱先衰”

2013-04-10

  碳价持续低迷,欧盟救市方案又遭否决,欧洲碳市场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为此感到苦恼的不仅是欧盟,澳大利亚也十分担忧。在欧洲碳市场前途未卜和反对党的“废除”威胁中,澳大利亚碳交易市场已是“未唱先衰”。

  新预算下调碳价预期50%

  14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调整后的财政预算。面对疲软的欧洲碳价,澳大利亚大幅下调2015年碳价预期,幅度超过50%。政府称,2015年7月同欧盟碳市场“连接”后,澳大利亚碳价将为12.1澳元/吨。

  澳大利亚之前公布的财政预算预计2015年碳价为29澳元,碳交易届时将为政府带来94亿澳元的财政收入。然而同欧洲挂钩后,澳大利亚碳价恐将随之暴跌。随着碳价预期的大幅下调,政府也大砍碳交易收入预算70亿澳元,仅剩21亿澳元。为了弥补征收碳税所带来的额外电力成本支出,澳大利亚政府曾承诺将碳税收入的50%用于补贴家庭用户。如今政府还能拿出多少钱用于补贴,恐怕也是个未知数。

  此外,由于碳价预期的下调,政府将削减2.74亿澳元的煤炭企业补助金。由于碳价过低,超过6.62亿澳元的低排放煤炭和碳捕捉和封存基金也将受到影响。

  碳排放交易计划是吉拉德政府减排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而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反对党联盟领袖托尼·阿博特则公开表示,若他在今年9月14日进行的大选中胜出,将废除证收碳税和碳交易计划。阿博特甚至将碳税称为“毒税”。

  澳大利亚气候变化部长康贝称,在引入碳价之后的前9个月,澳大利亚电力行业的碳排放量下降了7.7%。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分析师康拉德·汉斯米特表示:“同欧洲碳价挂钩将给澳大利亚的碳交易计划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不过汉斯米特也表示,欧洲碳价并非没有翻身的可能。如果欧盟能够采取暂缓交易等措施解决碳市场供应过剩的问题,碳价还是有可能回升的。

  $3.6 VS $29.5

  根据澳大利亚2012年8月同欧盟签署的协议,从2015年7月开始,澳大利亚和欧洲的碳价格将挂钩。2018年7月之前,澳大利亚和欧洲碳市场之间将建立完整的交易联系。换句话说,澳大利亚的碳交易市场将同欧盟碳市场“绑定”,欧洲碳市场的发展状况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前者的命运。

  随着欧盟救市计划遭否,欧洲碳价格曾一度跌至2.75欧元(3.6美元)的历史新低,虽然之后涨到3.49欧元,但同澳大利亚政府的预期仍有巨大差距。而澳大利亚碳价格则高达29澳元(29.5美元),欧洲碳价仅为澳大利亚碳价的12%。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旦双方碳价格挂钩,澳大利亚碳价很有可能会大幅下跌。

  BEEF报道称,2015年同欧洲碳价挂钩之后,澳大利亚碳价将跌至14澳元。这同政府预期的碳价有着极大出入。按照之前澳大利亚的预计,碳价应在明年升至24.15澳元。BNEF分析师休·布罗姆利认为,当澳大利亚开始进行碳排放许可拍卖时,碳价可能将只有2至4澳元。

  艰难实施的碳税方案

  当初同欧盟签订协议的时候,澳大利亚肯定不会想到欧洲碳价会下跌如此之狠,如今澳大利亚政府也十分尴尬。除了被迫修改财政预算,国内反对碳交易的声音也愈发强烈。

  参与欧盟和澳大利亚碳排放许可交易的CF Partners公司高层约翰·戴维斯表示,欧洲碳价大跌令澳大利亚陷入了被动。“阿博特将成为最大受益者,因为他一向反对征收碳税和碳交易计划。如今他正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

  因征收碳税等敏感问题,澳大利亚现任总理吉拉德的支持率一直不高。尽管如此,吉拉德却一直没有放弃实施减排计划。2010年,吉拉德接替因资源税问题下台的前任总理陆克文,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首位女总理。她上台后采取了矿产资源租赁税、征收碳税等一系列颇具争议的政策。

  吉拉德于2012年7月引入碳价,并将其固定于23澳元/吨。根据计划,2012年7月1日至2015年7月1日为固定碳价格阶段。但为了保证同国际碳市场的接轨,稳定产业和公众的信心,澳大利亚政府规定固定价格以每年5%的幅度逐渐上涨。到2015年将取消固定碳价,并同欧洲碳市场接轨。

  虽然2012年碳市场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欧洲碳价也出现大幅大跌,因价格固定,碳价仍然维持23澳元,政府为此也承受了巨大压力。

  在决定征收碳税之初,吉拉德政府便遭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反对。当时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6%的受访者反对政府推行碳排放税,主要原因是对生活成本可能上升的担忧。

  出台新政力保碳市

  5月17日,康贝宣布,自2015年起,年收入在8万澳元以上的家庭将享受每周1.59澳元的税收减免,以补偿他们因征收碳税而承受的额外支出。康贝称,这一政策将一直持续到碳价超过25.4美元,其他之前公布的家庭补贴政策也将进行。“所有家庭补贴政策的支出都来自于清洁能源基金,即便到时候碳价过低,我们也将保障这些补贴政策的实施。此外,政府还将持续监控碳价,以保障家庭用户得到足够的补偿。”

  虽然政府出台了新政以确保碳计划的顺利实施,但目前最令人头疼的问题是,过低的碳价还能否起到限制碳排放量的作用。毕竟,建立碳交易市场的初衷是帮助澳大利亚完成其减排计划,但如果碳价真如预期般同欧盟挂钩后就出现大跌,一切计划和努力都将变得没有意义。

  澳大利亚工业协会5月初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立刻废除固定碳价,提前引入同市场挂钩的浮动碳价体系。“低碳价对澳大利亚的碳排放企业来说将极具吸引力。”

  吉拉德称:别无选择

  澳大利亚曾提出到2020年在2000年基础上减排5%的目标。这个目标并不严苛,却遭到议会的两次否决。近日,阿博特又再度“发难”,提出要重新审查政府的减排目标。这无疑是在向吉拉德施压。据悉,减排目标的重审报告将于10月公布。

  阿博特认为,一旦同欧洲碳市场挂钩,将给澳大利亚带来极大的损失。“政府必须在这种情况出现之前停止碳交易计划。"反对党气候变化领袖格雷格·亨特4月炮轰吉拉德,称其推动的碳交易计划将令民众蒙受巨大损失。

  面对“内忧外患”,吉拉德则态度依然坚定。“我们必须实施碳交易政策,不论这会给大选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别无选择。”

来源:中国能源报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2582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