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雄心和油气业博弈正酣,化石燃料时代即将终结?

2023-09-26

距离《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COP28)还有十周时间。

在刚刚结束的一周中,气候变化谈判界和油气行业的分歧并未弥合,相互质疑之声不绝于耳。

其争论焦点,则或多或少围绕着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比罗尔(Fatih Birol)近期一篇署名文章展开。在这篇文章中,他称世界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需求都将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化石燃料时代已经开始走向终结。

目前,原油价格已飙升至90美元/桶以上,一些分析师预测,到2023年年底原油价格将升至100美元/桶以上。不过由于前景不明,油气企业企并没有花巨资来提高产出,而是提高了股息或回购股票来奖励投资者。

支持降低油气生产的一方认为,油气产量增长放缓可能会加速转向可再生能源并遏制碳排放。然而,石油企业高管则警告说,钻探投资的缺乏可能会加剧贫穷国家的能源短缺并加剧通货膨胀。

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气候变化与能源转型项目(CCETP)高级顾问杨富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大家都打开壁垒,应对气候变化的技术得到进一步推广,我们就能迎接更好的减碳效果。“这牵涉可再生能源问题、建筑问题、工业问题,这些领域都需要大量新技术、绿色技术。”他补充道。

气候谈判争论新焦点 

9月20日,为加快政府、企业、金融机构、地方主管部门和民间社会的行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召集各方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气候雄心峰会。

古特雷斯一再重申,需要各国“加快努力”,承诺不再新开采煤炭,逐步淘汰煤炭使用,并最终达到净零排放。

据悉,各国谈判代表也在纽约就COP28上的外交语言进行了接触,其中最大的摩擦是针对“逐步淘汰”化石燃料这一定义的确切性质,以及这是否会允许扩大碳捕获技术。连续几年的气候峰会未能就这一措辞达成一致。

《巴黎协定》要求各国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远低于工业化前水平2℃以内,并力争将气温升幅“进一步”限制在1.5℃以内。

丹麦发展合作和全球气候政策部长约根森 (Dan Jørgensen) 表示:“各国都明白我们需要取得进展,坏消息是,尽管我们同意这一点,但我们还远未就其实际含义达成共识。我们需要解决‘房间里的大象’——化石燃料的燃烧问题。”

各国从未在联合国气候谈判中同意逐步停止燃烧所有排放二氧化碳的化石燃料。此前,COP27上提出的逐步淘汰二氧化碳排放化石燃料的提案得到80多个国家支持,但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国家对该提案表示反对。

当前的欧盟谈判立场草案显示,欧盟国家正准备在COP28上推动达成一项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全球协议,“向气候中性经济的转变将需要全球逐步淘汰未经处理的(unabated)化石燃料,并在短期内达到其消费峰值。”

“未经处理的”化石燃料是指在不使用碳捕获和存储(CCS)技术的情况下燃烧化石燃料。最近在各个谈判代表口中所出现的这一新型词汇,代表了目前谈判中的新焦点,即一些依赖化石燃料发展经济的国家希望重点开发CCS技术,而不是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

简单而言,这意味着重在“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排放”,而不是“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本身。

COP28候任主席、阿联酋工业和先进技术部长、阿联酋气候变化特使苏尔坦·贾比尔(Sultan Ahmed Al Jaber)就在近期表示:“在务实、公正和管理良好的能源转型中,我们必须专注于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排放,同时逐步扩大可行且负担得起的零碳替代品。”

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看法,用CCS技术减排一吨二氧化碳的成本在50美元到200美元之间,目前全球只有35个商业设施应用CCS,年总捕获能力为4500万吨,其批评者认为该技术过于昂贵且未经大规模验证。

来自油气公司的警告

几乎是在纽约气候雄心峰会同步时间里,在(纽约)3000多公里之外,石油行业高管聚集在加拿大石油工业中心阿尔伯塔省的卡尔加里,这个更“油气业友好”的环境中进行了一场完全不同的对话。

在两年一度的世界石油大会(17-22日)上,埃克森美孚公司CEO伍兹 (Darren Woods) 等约500名行业高管警告过快摆脱化石燃料的风险。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此次各方油气高管都在有意无意中驳斥IEA的最新预测。

此前14日,欧佩克(OPEC)还发出声明回应比罗尔的署名文章。

OPEC在声明中表示,基于数据的预测都不支持比罗尔的这一说法。在过去几十年里,经常有人说化石燃料的供应达到峰值,而最近又出现了需求达峰的声音,但显然这两种情况都没有成为现实,同时,当今的这类预测往往呼应那些停止投资新油气项目的说法。 

OPEC并表示,上述文章没有考虑到油气行业在减少排放方面持续取得的技术进步,也不承认化石燃料对能源安全至关重要,化石燃料仍占全球能源结构的80%以上。

OPEC进一步指出,人们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许多净零技术还都处于不成熟甚至是实验和理论阶段。

沙特阿美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阿敏·纳赛尔就在世界石油大会上表示:“我看到当前转型方法存在许多不能再被忽视的缺点。过早淘汰传统能源可能会使能源安全和可负担性优先事项面临风险。”

这也是气候变化界和以OPEC为代表的油气界多年来的分歧,即IEA等国际机构倡导大幅减少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使用来实现净零排放,但油气界并不认为减排和发展油气之间是完全的零和博弈。

不过,一位德国新能源行业资深人士并不赞同OPEC的看法。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德国多年新能源汽车发展缓慢,就跟德国油气业的游说组织过于强大有关,在高度依赖油气的情况下,德国新能源行业发展缓慢,以氢能而言,近10年内也没有重大进展。

在卡尔加里集会的油气行业众位高管认为,世界不应该放弃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而应该充分利用其碳专业知识;同时,若政策持续方向不明,这种情况可能会导致供应紧张和价格高企。

伍兹表示,如果我们不在该行业保持一定水平的投资,最终会出现供应短缺,从而导致价格上涨;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每年以5-7%的速度消耗,如果公司停止投资以取代它们,产量将会下降。

纳赛尔表示:“当前的转型缺陷已经在生产和/或依赖能源的行业中造成了巨大的混乱,长期规划者和投资者不知道该走哪条路。”

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数据显示,全球油气上游投资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5790亿美元,比2015年至2022年年均的5210亿美元略有增长。此前,全球对石油和天然气投资在2014年达到顶峰,达到8870亿美元。

加拿大生产商 Cenovus Energy 执行主席普尔贝(Alex Pourbaix)表示,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是限制投资的更大因素,“如果你想每天增加10万桶产量,你将花费数十亿美元。”“就大型项目的任何真正有意义的投资而言,这可能需要等待政府方面的进一步明确。”他解释道。

当然,并非所有石油公司都在减少生产支出。印度石油公司就计划将印度这个依赖石油进口的国家的勘探支出从今年的10亿美元增加到五年内的100亿美元。

“我们别无选择。投资是一种需要。”印度石油公司董事总经理拉斯 (Ranjit Rath) 表示,“如果你不按照当前价格进行投资,你就会错过这趟车。”

来源: 上观新闻  作者: 本站 浏览次数: 1411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