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可能比2023年还热?这一气候监测机构分析→

2024-01-17

从2023年年中开始,许多气候科学家、国际气象服务机构都预测,2023年可能会成为地球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随着2024年的到来,这个预测得到了确认。

当地时间1月9日,欧盟气候监测机构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局(C3S)发布公报确认,2023年成为自1850年有记录以来地球最热的年份,自6月至12月的每个月都比往年同月份平均气温要高。 

公报指出,2023年的全球平均地表气温达到14.98摄氏度,比此前最热年份2016年高出0.17摄氏度,比1991年至2020年间平均气温高出0.6摄氏度,比工业化前的1850年至1900年间气温水平高出1.48摄氏度。 

这一数字引发警惕。2015年,国际社会通过的《巴黎协定》设定了将全球气温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2摄氏度、努力控制在1.5摄氏度内的目标。如今,随着全球变暖持续,地球距离1.5摄氏度这个关键阈值似乎越来越近了。 

“随着全球气候持续变暖,我们将不可避免地看到最热日、最热月、最热年的纪录不断被打破。”欧盟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局高级科学家瑞贝卡·埃默顿(Rebecca Emerton)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尤其是在有厄尔尼诺现象加持的年份,全球气温会加速变暖。 

但2023年全球平均气温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近1.5摄氏度如此大的幅度,这一点让许多科学家尤为担忧。埃默顿说,2023年“反常”的另一点在于,这一年创纪录的气温是出现在厄尔尼诺现象不断加强而不是下降的一年。 

2023年7月4日,世界气象组织宣布厄尔尼诺现象正式形成。目前,厄尔尼诺还在持续,预计将持续至2024年年初。埃默顿称,由此,不能排除2024年会比2023年更热的可能性。 

事实上,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局表示,2023年创纪录的气温主要是由厄尔尼诺现象和全球海洋表面温度上升造成的,而导致海洋表面高温的主要长期因素是温室气体浓度持续增加。 

也因此,埃默顿希望2023年地球气温破纪录这一点能够给世界发出一个信号,那就是“我们的气候正在发生变化,我们需要尽我们所能尽快减少排放,并努力限制我们人类所造成的变暖程度”。

2024年可能比2023年更热 

新京报:C3S日前发布公报称,2023年是地球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C3S是如何确认这一点的?使用了怎样的方法? 

埃默顿:C3S发布的《2023全球气候总结》报告(GCH2023)主要是基于ERA5数据。ERA5 是由欧洲中期天气预报中心(ECMWF)制作,对全球气候的第五代大气再分析数据集。 

它提供了一种“无间隙地图”,这意味着它收集了尽可能多的全球天气和气候观测数据——这些数据来自卫星观测、全球气象站观测等,并将其与模型相结合,以填补没有任何观察结果的空白。可以说,该数据集提供了自1940年以来每天的全球气候数据。据此,C3S得出了2023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一年的结论。 

新京报:我们近些年来一直在谈论全球变暖,那2023年成为地球最热一年是反常现象还是必然现象? 

埃默顿:我认为,可能既必然又反常。首先,随着全球气候持续变暖,我们将不可避免地看到最热日、最热月、最热年的纪录不断被打破,尤其是当全球变暖与厄尔尼诺现象相结合之时。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2023年(全球平均气温)超出长期平均水平和上一个最热年份(2016年)的幅度确实相当大。此外,2023年或许是“反常”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一年创纪录的气温是出现在厄尔尼诺现象不断加强而不是下降的一年。(注:厄尔尼诺现象对全球气温的影响通常在它出现后一年内显现出来,因此本次厄尔尼诺现象对气温的影响可能在2024年最明显。) 

新京报:如你所说,厄尔尼诺现象仍在持续。世界气象组织此前表示,厄尔尼诺现象预计至少会持续到2024年4月。这是否意味着2024 年会比 2023 年更热? 

埃默顿:鉴于最近的情况,以及厄尔尼诺现象将持续到2024年年初,我们认为截止到 2024年1月或2月的12个月时间段,其气温可能会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1.5摄氏度。我们也不能排除2024年比2023年更热的可能性。

世界需努力限制全球变暖程度 

新京报:C3S在报告中称,人类活动造成的气候变化和厄尔尼诺现象是2023年气温破纪录的主要原因。你认为哪个因素影响的比重更大一些? 

埃默顿:目前我们还无法对2023年全年的情况进行全面归因,这个问题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当然,在较长时间维度上,人类引起的气候变化是导致出现如2023年一样气温创纪录年份的一个主导因素,而厄尔尼诺现象会在短期内推动特定年份的加速变暖,譬如 2023年和此前的2016年。 

整体来说,这种结合导致了2023年出现创纪录的高温,但这背后也存在其他影响因素。我们还必须考虑气候变化对海洋表面温度的影响,包括在气候变化对赤道太平洋海表温度影响之外又加上厄尔尼诺现象所带来的综合影响。除此之外,南极海冰面积创历史新低和陆地上的极端天气现象等,也必须纳入考虑。 

因此,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了解所有这些复杂因素对2023年创纪录温度的相对权重。 

新京报:在你看来,未来几年在气候变化方面最令人担忧的是什么? 

埃默顿:我们观察到的2023年发生的所有事件和现象所带来的综合影响究竟会如何进一步发展,它们与局部发展模式和各地极端事件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这是一个我们仍在进行研究的问题。 

但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六次评估报告(IPCC AR6)的研究结果,在气候不断变暖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预期极端事件的频度、强度和持续时间都会增加。 

这份报告还指出,全球变暖每增加0.5摄氏度,就会导致极端炎热事件的强度和频率明显增加,包括热浪、强降水以及一些地区出现农业干旱或生态干旱等。 

新京报:2023年全球平均地表温度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1.48摄氏度,接近《巴黎协定》设定的1.5摄氏度温控目标。这是否意味着地球将很快突破1.5摄氏度这个关键阈值? 

埃默顿:确实,2023年的气温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接近1.5摄氏度,2023年还有超过50%的天数气温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1.5摄氏度以上。是否突破《巴黎协定》设置的目标,我们通常是根据对一个或几个十年的平均气温来讨论,但持续监测这种暂时的突破也非常重要。C3S 有一个应用程序可以监控我们距离超过1.5摄氏度阈值还有多远。 

新京报:综合来看,2023年全球平均气温破纪录向世界发出了什么样的信号? 

埃默顿:我希望2023年破纪录的气温、所有其他相关数据和纪录以及它们给世界带来的影响和后果,能够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我们的气候正在发生变化,我们需要尽我们所能尽快减少排放,并努力限制我们人类所造成的变暖程度。 


来源: 新京报官微  作者: 本站 浏览次数: 2751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