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2040气候目标:雄心勃勃的纸上谈兵?

2024-02-05

目前,欧盟正在起草第一个2040年气候目标,以缩小其到2030年将净排放量减少55%与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量之间的差距。

据了解,该气候目标的立法提案预计将于2月6日正式提出,欧盟委员会将建议欧盟到2040年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90%,以确保欧盟能够在十年后实现净零排放。

即使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环境灾害日益加剧,新气候目标的提出或将减缓环境压力。但由于新一轮的欧盟议会大选临近,政坛的波动使该提案的发布面临重重阻力。

气候小目标

为了缩小其到2030年将净排放量减少55%与到2050 年实现净零排放量之间的差距,在2050年前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欧盟委员会必须在今年春季之前提出新的减排目标。欧洲气候变化科学咨询委员会去年6月表示,欧盟应该努力在2040年前将排放量减少90%-95%。

时间回到2019年,这是欧盟气候中和的关键一年。

当年12月,冯德莱恩就任欧盟委员会主席,欧盟绿色新政就此启动。再加上2021年的Fit for 55及同年通过的《欧洲气候法》的加持,使得欧盟走向碳中和的步伐持续加速。

在发布的《欧洲气候法》中,明确用法律的形式规定并约束了欧洲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气候目标,并明确相对1990年的排放水平,2030年欧盟的法定减排目标至少达到55%。

此外,在《欧洲气候法》第4章中还作出了明确规定:在巴黎协议首次盘点后的6个月内,欧盟委员会需要对2040年气候目标提出立法建议。2023年11月COP28大会对巴黎协议做出了首次盘点,这也就意味着,欧盟委员会需在2024年5月结束之前对2040年气候目标正式提出立法建议。

除2040年气候目标之外,《欧洲气候法》还规定欧盟委员会需要同时发布一个关于欧盟在2030-2050期间的温室气体排放预算的报告。

而欧洲气候变化科学顾问理事会正是这份报告的提供方。根据《欧洲气候法》,欧洲气候变化科学顾问理事会成立,并作为独立机构给欧盟提供气候变化建议。为2040气候目标和2030-2050的温室气体排放预算提出建议是他们的重点任务之一。

2023年1月,该理事会向欧盟委员会提出了初步建议,确定了2040目标和2030-2050排放预算的理论基础。其中,理事会特别强调“欧盟的公平份额”应来源于国际环境法原则和《欧洲气候法》强调的公平原则所支持的方法。

理事会认为,欧盟等发达国家的公平份额已经被历史排放总量严重耗尽,因此未来减排路径本身并不能构成欧盟的公平贡献。但欧盟的缺口可以通过巴黎协议下其他气候行动途径做出贡献来填补,例如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帮助。

同年6月,理事会在基于模型测算和分析后,最终确定了2040年减排目标的范围为90%-95%。

在2040年气候目标正式提出后,最终还需要通过法律的形式才能确定下来。今年的欧洲大选将于6月举行,换届后的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将通过对《欧洲气候法》进行修订从而将2040年气候目标正式赋予法律层面意义。

但据外界猜测,冯德莱恩极有可能竞选连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因此,2月6日宣布2040气候目标提案,或将成为她两届任期的重要过渡。

在欧洲大选临近的压力之下,欧盟27个成员国中,共有包括丹麦、奥地利,保加利亚、德国、西班牙、芬兰、法国、爱尔兰、卢森堡、荷兰、葡萄牙等11个成员国在1月25日联名写信给欧委会,呼吁提出有雄心的2040气候目标。

丹麦气候大臣拉尔斯-阿加德(Lars Aagaard)表示:“如果我们不表现出领导力,就无法说服其他国家加大努力。为了我们的气候、能源、独立和未来的竞争力,我们必须这样做。”

但是,除了丹麦对2040减排目标表示明确支持,波兰和保加利亚对90%的减排目标持开放态度以外,其他成员国目前均持观望态度。

据了解,欧盟委员会对将目前气候政策和行动持续到2040年进行了模拟,发现在没有任何新减排政策和行动下,欧盟到2040年减排仍可超过80%。欧盟委员会或将借此说服其他成员国——90%的减排目标并非难事。

矛盾重重

欧盟气候专员沃普克·霍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在去年10月向欧洲议会发表讲话时也表示,承诺欧盟将引入“至少”90%的目标。

但现实却并不理想。

在2020年3月《欧洲气候法》相关提案公布至今,欧盟内部对于气候目标的争论便没有停歇。

2020年10月,欧洲议会曾以352票赞成、326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减排60%的气候目标修正案。根据法案内容,2030年欧盟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在1990年基础上削减至少55%,较此前制定的减排40%的目标有所提高,但这一目标却仍低于欧洲议会60%的预期。

但是,对于减排60%的过高目标,多个欧盟成员国的代表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声称过激的减排行动极大可能对欧盟整体的就业情况造成威胁。

对此,欧盟各成员国代表经过长达14个小时的谈判,于布鲁塞尔当地时间早上5点才就《欧洲气候法》达成初步一致,最终确定了55%的减排目标。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欧盟成员国中又相继出现了气候目标动摇的情况。

2022年8月22日,哥本哈根市市长索菲·安诺生表示,因为环保企业阿迈厄岛资源中心不符合碳捕捉方面的资助标准,哥本哈根要暂时放弃2025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她表示,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哥本哈根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比2009年减少了80%。但现在2025年就要碳中和的计划不得不搁置一段时间。

除丹麦以外,德国也出现了变数。德国此前计划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80%,2035年实现发电领域“接近温室气体中和”,2045年实现温室气体中和(greenhouse gas neutral)。但在2022年下半年提交联邦议员表决草案中,只保留2030规划,删掉了2035年的目标。

如今,争论再度出现。

欧洲气候变化科学顾问理事会提供的报告中指出,一些国家对化石燃料的持续补贴、可再生能源的缓慢部署以及对能源基础设施缺乏明确的监管阻碍了减排的进展。在德国和罗马尼亚的国家减排计划中,2030年仍未退煤。

欧盟委员会已公布其对欧盟成员国国家能源和气候计划草案的评估(NECP)并发出建议协助成员国根据欧盟2030年目标提高雄心,并呼吁所有成员国遵守在2024年6月提交最终NECP的最后期限。

而目前,奥地利、保加利亚和波兰三国并未提交,比利时、爱尔兰和拉脱维亚三国计划迟交。

然而,欧盟的科学咨询机构最近表示,欧盟尚未完成2040气候目标的确定工作。在上周的一份重要报告中,该科学小组表示,欧盟或将无法实现其2030年和2050年的气候目标,除非做出重大改变。

完不成的目标?

据POLITICO报道,欧盟委员会预计将支持削减90%的目标,同时对三种方案进行评估,包括维持现状、削减90% 和进一步削减 90%以上。

目前,欧盟国家很难就2040年更雄心勃勃的目标达成一致,因为部分成员国连实现现有的2030年目标都十分困难。

2023年6月,欧洲审计院对欧盟及27个成员国提交的气候与能源行动进行审计,结论是没有迹象表明欧盟的气候行动足以实现2030年气候目标。尤其是,欧盟及成员国缺乏实现2030年气候目标的资金。

欧洲央行(ECB)2024年1月23日发布了一份关于“银行信贷与欧盟气候目标不一致的风险”的报告,量化了银行业信贷组合中最明显的转型风险。

这份报告通过对95家银行进行分析,发现目前银行的信贷组合与《巴黎协定》的目标严重不一致,只有8家银行的贷款符合2050年净零排放路径,导致其中约90%的银行的转型风险上升。

去年12月,欧盟委员会对已经提交的21个成员国的NECP进行评估,得出了结论:在目前减排政策和行动下,欧盟到2030年只能减排51%,距2030年的法定气候目标差4个百分点。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可达到39.3%,低于2030年的42.5%的目标。

除此之外,欧盟仍有部分国家严重依赖煤电。据了解,为保障本国电力供给,部分国家难以摆脱“煤电习惯”,短期难以实现清洁能源转型。

俄乌冲突导致的欧洲天然气危机给欧盟多个国家带来了能源冲击。

以德国为例,2019年德国提出在2038年前逐步淘汰燃煤发电的目标,2022年底,德国政府将这一时间节点提前到了2030年。但由于欧洲天然气价格动荡,去年10月,德国政府宣布,从2023年10月到今年3月,如果出现天然气供应短缺和缺电情况,煤电厂将起到储备电力作用。

2022年6月,荷兰政府表示,为应对能源危机,将取消燃煤发电厂的产量上限。荷兰此前强制燃煤发电厂以最大发电量的35%运营,以限制二氧化碳排放。取消燃煤能源生产上限后,燃煤发电厂可满负荷运转到2024年,可以节约大量天然气。

欧盟曾发布气候报告称,要达成《巴黎协定》的减排目标,欧盟国家应在2030年前彻底淘汰煤炭,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欧盟将有多国无法完成这一目标。

2030年气候目标都已成困局,新的气候目标又能有几分胜算?

2月6日即将到来,提出的欧盟2040年气候减排目标是明确规定还是可供选择,欧盟委员会的建议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 中国储能网  作者: 本站 浏览次数: 1280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