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产扩容 市场期盼期货产品

2024-02-05

碳金融市场活力正在不断增强。

随着全国温室气体自愿减排(CCER)交易市场重启,不少金融机构跃跃欲试。比如,中金公司在重启首日参与了交易。中信证券也发布消息称,作为获准参与该市场的首批交易机构,已挂牌买入5000吨CCER。同时,申万宏源证券也于近期公布其已落地首个农业类CCER项目。除交易外,多家券商还发力招聘碳金融人才,透露出相关机构的业务布局动向。此外,诸多银行机构也在近期落地CCER相关业务。如兴业银行落地CCER重启后全国首批CCER项目开发挂钩贷款,用于鼓励和支持企业开发CCER项目。

公开数据显示,CCER重启的交易首日,CCER市场总成交量为37.5万吨,总成交额为2383.5万元,平均每吨价格约63.5元。

在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CCER的重启将为碳金融市场注入活力,一方面排控企业可以通过碳信用交易获得收益,另一方面也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投资机会和风险管理工具。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内仍然是以排控企业参与为主的现货市场,金融服务对接程度相对较低。接下来,除了吸引更多元的碳金融参与者之外,期货、远期产品也十分重要,通过此类产品的交易可以规避现货价格波动的风险,并促进市场活力,进一步完善碳金融市场。

吸引更多金融参与者

CCER作为碳排放配额交易(CEA)的重要补充,在2015年首次启动交易。但试行2年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因“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量小、个别项目不够规范”等原因,暂停了新增 CCER 项目和减排量的备案签发。此次CCER重启时隔7年,受到了不小的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碳资产的扩容也给碳金融带来不小的影响。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农文旅产业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袁帅表示,CCER的重启对碳金融市场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为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CCER是一种减排认证机制,通过为企业提供减排认证,促进企业积极参与碳减排行动。同时,CCER也为碳金融市场提供了更多的投资机会和风险管理工具,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者参与其中。

“比如,企业可以通过参与CCER项目获得减排认证,进而获得碳信用。这些碳信用可以在碳金融市场上进行交易,为企业带来经济利益。”袁帅谈道,“这不仅可以促进企业积极参与碳减排行动,也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投资机会和风险管理工具。同时,CCER的重启也有助于推动碳金融、绿色金融的发展和完善。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CCER项目,碳金融市场的规模将不断扩大,市场的交易规则、监管机制也将不断完善。这将为投资者提供更加透明公正的市场环境,保障市场的健康发展。”

碳金融市场的完善,也吸引了金融机构参与其中。

比如,在CCER重启后不久,中信证券发布消息称,作为获准参与该市场的首批交易机构,已挂牌买入5000吨CCER。不久前,上海农商银行、成都农商银行也分别落地CCER质押贷款业务。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黄达飞告诉记者,中金公司也参与了重启首日的CCER交易。在他看来,金融机构参与碳交易、碳金融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首先,“双碳”战略下,开展碳排放权交易是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一环,通过发挥交易能力和专业的产品创设能力,能够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多低碳转型解决方案,切实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深度和广度。其次,排控企业需要金融服务在开展正常生产经营的同时,有效管理碳资产、核算碳排放、设计更加经济的履约方案。最后,参与碳排放权交易有助于丰富金融机构绿色投资品种,构建全链条交易能力,提升绿色综合服务能力,更好拥抱“双碳”发展历史机遇和绿色发展新赛道。

普华永道中国ESG可持续发展主管合伙人蔡晓颖也指出,CCER交易的参与方较为多元化,这可以进一步提升碳市场的流动性、市场性和交易活跃度,有利于完善我国碳市场建设;其次,伴随着CCER的重启,各类碳金融产品的创新开发与应用将会变得更加广泛,包括碳现货、碳远期、碳期货、碳资产证券化等碳市场交易工具、碳质押、碳回购、碳托管等碳市场融资工具,以及碳保险和碳指数等相关的碳市场支持工具。通过丰富多元的碳金融市场,帮助企业拓宽融资渠道,以市场化机制推动中国“双碳”目标的实现,助力全球应对气候变化风险挑战。

碳金融产品仍待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黄达飞在采访中讲道,目前国内碳交易市场是排控企业参与为主的现货市场,金融服务对接程度相对较低。实际上,市场对于CCER远期、期货交易也一直呼声很高。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远期、期货交易在碳金融中扮演的角色?

对此,蔡晓颖表示,CCER远期和期货交易是为丰富企业碳资产管理工具、降低企业成本和风险的一种创新型交易产品,有助于弥补碳现货市场由于配额交易过度集中、流动性不足造成的价格非合理性波动,有助于降低交易成本、规避远期风险,有助于各类碳金融产品创新,进一步扩大碳市场规模。

袁帅也表示,CCER远期、期货交易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和灵活性。通过远期、期货交易,投资者可以提前锁定未来的价格,避免因市场价格波动而产生的风险。同时,这些产品也可以促进现货市场的流动性,提高市场的交易效率。具体而言,CCER远期交易是指买卖双方约定在未来某一日期按照约定的价格和数量进行的契约交易。这种交易方式可以帮助买方或卖方提前锁定未来的交易条件,规避价格波动风险。而CCER期货交易则是一种标准化的远期交易方式,买卖双方在期货交易所通过公开竞价的方式达成交易,并按照规定的程序和要求进行清算和交割。

远期、期货产品与现货市场能产生怎样的联动?袁帅表示,CCER远期、期货交易与现货市场之间可以产生不小的联动效应。首先,这些交易方式可以为现货市场提供更多的交易机会和流动性,促进市场的活跃度和交易效率。其次,通过远期、期货交易,投资者可以更好地把握未来的市场走势,更好地制定投资策略和风险管理方案。最后,这些交易方式也可以促进市场的规范化和标准化,提高市场的透明度和公正性。

记者查阅信息了解到,以较为成熟的欧洲碳市场为例,在历史上,由于欧盟碳排放权供求关系的悬殊,相关现货的价格曾出现较大波动,为应对价格波动风险推出的期货产品价格则保持了稳定。目前,欧洲碳市场中主要有两大碳排放权品种:碳排放配额(EUA)和核证减排量(CER),均已推出相应期货产品,且期货产品的交易量远远超越现货,成为主力产品。

对此蔡晓颖向记者总结道,期货市场在价格发现、风险管理和推动碳资源有效配置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在欧盟碳市场建设的第二阶段(2008—2012年),碳期货市场的交易量占了全部碳配额交易量的 90%。国际经验表明,一二级市场并行、期现货市场协同的多层次碳市场体系,有助于碳市场更好发挥作用。期现协同的多层次碳市场为全社会提供了资金占用成本更低、价格发现更充分的减排政策工具。

综合而言,为进一步推动碳金融持续发展,未来还有哪些探索方向?黄达飞认为,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希望能尽快引入更多元的市场参与者,包括非发电的重点排放行业以及金融机构,通过提供不同的风险偏好、市场预期和交易策略,促进价格发现,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另一方面是通过金融创新,围绕碳价设计多种金融产品,引导金融资源按照绿色贡献配置,用好绿色金融工具,支持实体经济可持续发展。

从机构自身的角度来看,各家也在进行探索,以普华永道为例,蔡晓颖告诉记者,普华永道中国已经拥有超过600人的ESG可持续发展咨询团队,在碳资产管理咨询领域,提供碳资产开发评估、碳排放与碳减排核算、碳资产项目尽调、碳交易咨询等一揽子服务。特别地,普华永道还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温室气体排放追踪系统”。

致力于提升企业的碳排放和碳资产管理能力。该平台遵循国内外核算标准,可满足企业按需采用不同标准框架的要求。利用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技术,该平台能实时追踪、计算排放数据,支持多种数据格式导入,与企业ERP无缝对接,帮助企业高效管理减排措施和实施净零战略。



来源: 中国经营网  作者: 本站 浏览次数: 1426

Website

公众号